自由游北海道

_SAM1579

好久没单独旅行。 这趟旅程是我第一次到日本。 而第一个目的地是个可能令人不可思议的稚内市。其实主要是因礼文岛和利尻島慕名而来。 礼文岛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漂亮, 尤其是沿着海岬的山峦爬行,远眺蓝海,近赏山花,这可是我最尽兴的一日短山行。而在利尻島, 也有机会沿着岛北骑脚车,在几乎无其它骑客的情况下畅游, 虽到最后那段上山的部分有点累, 可是却觉得非常满足。在利尻岛上扎个营,泡个温泉,享受着大自然和极早升起的朝阳。这趟旅程也去了知床国立公园、阿寒湖,并路过大雪山公园,比之前预计的看游了几个景点。北海道的美在英文部落上写了,在此就不再重提。主要是想在这里写一些可能英文所表达不出的感想。

印象中日本对外招牌主要是其发达的电子科技、旺盛的工业发展。马国前首相马哈迪以前不就是以日本经济为模范,打着“向东看齐”响号。 即八、九十年代, 日本也扬名为众亚洲国家之中最发达之一。可能这次的旅程就是游了北海道较偏远的地方,总觉得这第一次游日本的印象跟想象中的日本,截然不同。日本人也都很喜欢自己的国家,日本游客很多。露营场十分之九都是日本人,脚车行、电单车行、 爬山者都有, 可见得爱大自然的日本人很多。对我来说北海道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其大自然美;而最大的感动就是在郊外的那种朴素、简单的生活, 尤其是在礼文岛上渔民生活跟日本其超发达的形象完全是两回事。 还有,令人佩服的是当地人对周边环境保护一种很自然的潜意识。

更不用说的是日本人的素质和礼仪。 我在想是不是在这里呆久一点 的话就有会那种耳濡目染的效果。这倒不意味着日本人没幽默感和轻松的一面哦!

好想再去几次,经历北海道四季之美。。。

Advertisements

伊朗惊艳之旅

伊朗。一个文明古国。悠久的历史, 广大的国土。一个不经常出现在普遍大众旅程表上的国家。

可是伊朗实在是令人惊艳。 特别是伊斯法罕。

更令人佩服的是伊朗人的素质。

英文部落写了很多,在这里就不多说了。若想要旅游,就不要犹豫了!

细腻的音乐

鲍罗丁是个俄罗斯人。正业是化学师,曾当过兵役手术医生,在医药领域有显著的成就。后来从事化学研究、教育,更设立了可让女子攻读的医科。音乐只是其副业。可他创作了不少作品。除了大型管弦乐如 In the Steppes of Central Asia 和几部交响曲, 歌剧Prince Igor, 也写了室内乐。

鲍罗丁的室内音乐听来有点似小品,但细听后总觉得音乐虽简却又有深藏不露、更高层次的感觉。鲍罗丁本身深谙大提琴演奏。大提琴沉稳的音质是任何一个弦乐四重奏的核心,极能传达情感、幽美、苍伤、生动。鲍罗丁的室内乐创作也很擅长运用这种细腻的音质。

本来是想出门的,可是突然下起倾盆大雨。就在此时,收音机传来了鲍罗丁细腻的第二四重奏 (Borodin’s String Quartet No. 2)。

原来呆在家里也挺好的。

来听听此第二四重奏的第一乐章:

蛇年猛进!

过年回老家。大马华人新年一般鞭炮满天响。近几年来也似乎越来越多人放烟花。不知是社会越来越富裕,还是越非法人们就越想做。

wpid-IMAG0897-1-1.jpg

这次回老家,也感染到了大选紧锣密鼓的前奏。某些较有钱的政党更是出尽奇招,试图收买人心。一般上过年的庆典盛会或政治家的open house, 都变成了拉拢选民的机会。

 

 

新年新希望

在英文部落 上 写新年志向 时,竟然忘了最重要的 一点。那就是早睡早起,以保健身体为重!

祝大家身体健康。若要心想事成,就要履行计划,立即采取行动!

印度三则

近几个月来,似乎冷落了这个部落。在英文部落上写了几则印度之旅的小品。在这里,想加几分感想。

***

在新航直透新德里的班机上,空姐留意到我一个人独行 。其实我不是。只不过先要到新德里后,再跟其他团员回合。

空姐: 只有你一个人?去新德里?

我:    其实是经过德里专机,主要是去印度北部。

空姐:哦。。。 你应该是来公干吧。

我:    不是,是来旅行。

空姐 (一脸迷惑):旅行?印度有什么好玩呢?

***

度过了漫长的五小时。终于抵达新德里机场。

机场好像刚开张不久。崭新的机场, 光亮摩登。却有一个奇怪的招牌。过入境关卡, 排队柜台,分成 “First class & Business class passengers” 和 “Economy/other classes”。一般上,国际机场的关卡是依国籍之分。应该是自己的国人有优先权吧。但新德里的国际机场却不是。 天啊!难道印度的阶级之分因早已在其潜意识扎根,而浮现在其机场关卡?

***

在德里跟一个autorickshaw司机吵架。

拿出地图指明要去的地方,我说开表,他却开价,就迁就他开的价。路途经过Chandni Chowk,车堵得水泄不通,动弹不得。司机开始后悔,硬说到了目的地,要我下车。其实离目的地还有800米。我心想明明叫你开表你不要,现在觉得不划算就要我早下车,才不理你。他说他的语言,我说我的,在autorickshaw 鸡同鸭吵,竟然有路过人停下来问,帮忙翻译!

看来在这光天化日大街上吵架是很平常的事。结果司机没办法只好载我到目的地。下车时还要我多付。才不理他!

巴厘稻米情怀

这趟去巴厘,有机会在高处骑脚车。 乘凉风丽日,在蓝蓝的天空下驰奔下坡,有点惊险。 远处火山峦峦,云朵团簇。路经不少稻田,远见农民在炎热当空,横跨稻米梯田,一整天双脚就浸在湿湿的泥田埋头恳干。 吃午饭时,不禁觉得米饭特香、特甜、特棒。

雨纷纷

今早还缠绕于睡梦时,突然下了叽里呱啦的大雨。真是个闹哄哄的大雨,唯恐无人不知。这样的情况,最近好像每隔两天下一次。这种大雨在新马这一带不算稀奇。可是在这个月份还是有点奇怪。。。到后来,有人提到要去扫墓,才恍然大悟。原来是清明时!

家里并无扫墓的习俗。但是不知为什么,每逢下雨总是有一种想与家人团聚的向往。

借此机会,重温小学熟念的唐诗:

《清明》    (唐)杜牧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
突然间,想到要饮酒找人倾谈。这种感触不是一个小学生所能体会的吧。。。

精湛!

刚看了一场精彩的钢琴演出, 不只听出了耳油, 还学了不少。 这位苏格兰的钢琴家兼教授Kenneth Hamilton再次莅临新岛,为观众带来两个截然不同的表演节目。这两场演出的宗旨在于综合钢琴古典乐200年的历史, 演奏巴哈、莫扎特、贝多芬、布索尼 (Busoni)、肖邦、阿尔坎(Alkan)、李斯特、约翰爱尔兰 等著名钢琴作曲家较鲜为人知的原作和改作品。

今晚看的是第一场。 Hamilton不仅是钢琴演奏家,也是个钢琴古典乐学专家。所表演的曲子节目笔记,皆都他亲笔写。或许是因为当教授的关系吧,表演前还为曲子做讲解,生动有趣,展现出苏格兰人著名的幽默机智。介绍完后 随即现身表演,全神贯注,淋漓尽致。Hamilton演奏贝多芬的奏鸣曲101号似乎加速,但还是很棒。下半场演的是经阿尔坎改作的莫扎特D小调钢琴协奏曲。钢琴协奏曲(piano concerto), 顾名思义,就是钢琴及交响乐团协奏。 改作为单靠钢琴衬托出两个不同角色 (即钢琴独奏和交响乐各自角色)好像不是十指所能办到的事。Hamilton还说笑阿尔坎只顾写,才不管弹时需要两只手还是三只手,演奏家遇到高难度部分时只能自求解救了(“seek one’s own salvation”)。可是Hamilton虽没有长出第三只手,还是速度惊人,似乎一点也不被难倒,观众掌声如雷。

英文有个字叫virtuoso。 其实就是形容Hamilton这类似技艺精深、能展现高超技巧和风格的演奏家。

用中文来说,就是精湛!